最新内容

“金鸡奖”获奖剧本|黄黎焰:季春谷雨

  【剧本梗概】   中原地区昆卫市。2018年夏天。   67岁的退休军转干部季春来心脏病突发,昏迷不醒,住进医院,被下了病危通知。曾经的老同桌谷雨听说了,从另一个城市赶来陪侍。老季的女儿莲君误以为是爸爸的女友,直到老季苏醒,才知道是场误会。   谷雨是老季的中学同桌。当年,爱慕季春来,曾偷偷给他写信。被人发现,挨批判,被迫离开学校。谷雨是回族,父母不允许 …

让压岁钱“压”到实处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这首诗出自宋代王安石的《元日》,此诗描写春节除旧迎新的景象。一片爆竹声送走了旧的一年,饮着醇美的屠苏酒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初升的太阳照耀着千家万户,家家门上的桃符都换成了新的。过年了,孩子们欢呼雀跃的时候,每到此时,孩子们会收到一个又一个压岁钱红包。   压岁钱是中国的传统年俗,压岁钱是小 …

虚拟2022年美文苑春晚

  情景剧本:美文苑Stye(“四大爷”)   民乐合奏《春节序曲》响起,唐僧师徒四人戴口罩出场,朝台下观众招手示意,表示春节慰问。   民乐合奏曲停,转韩国流行歌曲《江南Stye》,唐僧师徒随音乐跳骑马舞。   孙悟空抓耳捞腮舞金箍棒,猪八戒批大红绸带纽起陕北大秧歌模仿韩国歌手鸟叔的动作,沙和尚悠着担子走京剧圆场,唐僧火急火燎在身上乱摸找东西。   第一段 …

都是红包惹的祸(小说)

  马里千用6万元捐了个教育局长的肥缺之后,那可是狗屎屙到了肥堆上,因为随着庆丰县撤县改市,马局长自然是摇身一变,由县教育局长升格为市教育局长了。于是乎拍马屁的,抬轿子的,更有那要求“牛郎会织女”的简直如潮水般涌上门来,上门岂能空着手的?难怪那帮穷秀才们都恶狠狠地戏称他们局长为“红包专业户”。   却说这一天,马局长刚从一饭局上撤下来,一时心血来潮,竟恩准他 …

戛然而止(微小说)

  今天是“三九”第几天?离过年还有不到二十天吧?他边想边把脚从油门上略微抬起,虽说半夜三更路上人车稀少,还是开慢一些吧,毕竟自己喝酒了。   夜色深沉,在他看来浓得像化不开的墨。一阵阵莫名的兴奋涌上心头,他想哼唱个什么歌,又觉得舌头发硬,不如平时那么灵光,唱不出来。算了,放首歌听听吧。打开车载音响,歌手王琪的《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响起,“我酿的酒,喝不醉我自 …

五十五朵玫瑰(小说)

  一   安红没去过国内多少地方,想趁身体差不多周游全国各地。   中午,厅长让她去一趟。   “真的决定了?”   “这还用说。”   “你是处级领导,可以干到六十岁。”厅长头发乌黑似墨,是染的。   “不了,我现在就想退休。”   “你可以居家办公,单位许多材料还得靠你写,别人拿不下来。”   “我现在只想安安然然地度过余生,别的什么都不想。”   厅 …

在严峻的日子里(情感小说)

  一   夜空,星汉璀璨,星光闪烁。下玄月清冷的月光,漫过沟壑纵横的大地。朦胧的月光下,村委会的大院内,靠院墙两边的水泥杆上的两个长方形太阳能灯,把不大的院落照得如同白昼,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一线六间的村委会办公楼,二楼走廊不锈钢栏杆挂着一条红底白字的条幅: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对自己,对他人负责。   大会议室,灯火辉煌。三个挨的课桌跟前,坐着 …

玻璃弹子(短篇小说)

  一   接到束局长电话的时候,邱建设正在健走。   每天下午五点至六点,几乎是雷打不动,风雨无阻。六点之后,该干嘛干嘛。当然,下班之后的任务也主要是应酬,也几乎每晚不断。   打从这个危废处理项目开工那天起,他就下定决心开始减肥。倒也不是他在此之前肥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程度,而是他想让自己能有一个全新的开始。具体减肥方法倒也想了很多,七七八八的,健身房又总让 …

一张三十年前的老照片(小说)

  日子就像天上的日头,睡一觉一天也就过去了。   农村的日头要比城里的日头短,这不,太阳还没落山,凡晓峰就已经坐在大门口外,“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连挽着的裤管还带着几分刚出笼的泥土味,散发着一阵一阵的芬芳;那一高一低的裤管,一圈一圈地翻卷在大毛腿上;还有那裸露的一双红里泛白沾满污垢的脚丫子,正肆无忌惮地摞在另一根木凳子上摇来晃去,将几只苍蝇困在空中嗡嗡地 …

疫中记(小说)

  疫情来得太突然,似乎一夜之间,村口就被石渣堵上了。   上班的,开店的,卖菜的,打工的,所有人原地立定,整个世界静止了。   麻老六摆水果摊,从城里撤回已有半月,疫情还没有消停的意思。他虚岁六十六,细瘦,精明,背微驼,原本苍白的头发现在全白了。年关前后,正是生意的旺季,哪料T城事发,全市成了疫区,真的一切都“泡汤”了。自村庄并入城区后,仅有的二亩地被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