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内容

温暖的家(小说)

  一   李文英惬意地走进汉城湖公园入口处,大门里一块景观石立在前面,“上善若水”四个楷体大字,端庄稳重,风骨秀美。李文英欣然抱着小女儿圆圆走上前去,请丈夫陈庆平给她拍照留念。看上去,这是一个三口之家的家庭,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这是一个星期日的上午,李文英很高兴她们能够聚在一块儿,过一个快乐的周末。人们络绎不绝地走进公园,公园里游人不多。李文英尽情地 …

会唱歌的稻草人(小说)

  一   这段时间,我一直思索着一个问题:人活着到底为什么?每当日落街灯璀璨四射时,我独坐窗前,惆怅之情油然而生。这也许与我的性格有关,打小我乖巧温顺,喜欢宁静爱好写作,常常面对朝阳夕阳思考着一些与我年龄不符的问题,譬如大山像什么?山脚下的溪流是什么?我又是什么?三年级的时候,我写了一篇习作:《我的一家》。把父亲比作大山,坚韧伟岸,有着山一般的脊梁;把母亲 …

海归博士学应对(小说)

  年轻的李博士,因不堪近年美国瘟疫暴发和种族撕裂等凶险日增之苦,终于在半年前海归国内就业了。   日前我们在一起小聚时,李博士在大赞祖国诸多优越的同时,对国内的人际交往,又大吐了一番苦水,直言沟通诡异,深感不适难处。好在这位年轻人,蛮有家教涵养的,半天相处下来,他对我们几个老友还一直谦逊有礼。   于是,我们几个赋闲的老家伙,先后给他讲了几个有趣的小故事。 …

辣妹与白食客(情感小说)

  (一)   单身贺老倌一套“凡新必贺”的理论蛊惑一帮年轻人贺得乡里四邻鸡飞狗跳、怒声载道。邻居辣妹已恨得咬牙切齿,眼睛出血。她发誓要抓住机会治他,抓住把柄治他。   月黑风高之夜,辣妹蹑手蹑脚又次来到贺老倌家后窗下,用根小柴棍在窗纸上轻轻戳个小洞往里瞧,想发现能制约他行恶的把柄。她有些盲目,不知道把柄会从何产生,机会何时得来?但她相信,干坏事的人,再狡猾 …

考研(小说)

  一   步遥,帮我个忙。西峰快步赶上来,拍了拍步遥的肩说。   步遥扭头看了看西峰,寻思道,我俩关系还没达到让我为你两肋插刀的地步。但他没说,淡淡地问,啥忙?   嗨,就是……就是……西峰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不说就算了。步遥不耐烦,同时加快了步伐。   别走。西峰一把拽住步遥,急赤白脸地说,就是请你去追白梅。   步遥愣了一会,好像没听明白,纳闷地 …

你是我心中永远的疼(小说)

  一   空荡荡的街道,只看到路灯在使劲的晃动,这路灯怎么晃得如此厉害呢?我的身子也跟着摇晃起来,我忘了是怎么离开了午夜迷情屋,只记得那慢悠悠的旋转门“咣当”一声就把我推向了屋外。于是我开始突然失忆了,开始在大街上漫无边际地行走。   “我是谁,我还是我吗?”除了确信我还是女人,其它的,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远处传来一串串烧烤的香味,这香味牵引着我的味 …

良心饺子(小说)

  一到年关,来店里吃饺子的人就特别多,来订购生饺子的人也不少。生熟饺子一个价,六元十个,白菜馅,香葱馅,韭菜馅,纯肉馅。荠菜馅的没有,因为正值隆冬,荠菜还在大地妈妈的怀抱里躺大觉;香菇馅的,也没有,成本太高,做生意不说赚多赚少,但总不能折本不是?劳动力是有价钱的。   已经是辛丑年的腊月二十二了,小张还是踩着寒霜在凌晨四点多就进了店。她不敢更早,门前桥边的 …

【凤凰】顾盼莲生姿(小说) ——红色故事

  七月的午后,骄阳似火,成片的荷田碧翠连天,粉红的莲花大朵大朵地夹杂在碧绿之间。一个个莲蓬在烈日下俏皮地探出了圆圆的头。   采莲人背着竹背篓穿梭在荷叶之中采摘新鲜的莲蓬。   从那荷叶深处传来清脆甜美的歌声:   “哎呀嘞!   太阳当空照,   荷香阵阵飘嘞,   五月的花呀六月的莲,   七月八月采莲蓬   阿妹的手嘞灵又巧,   摘下莲蓬鲜又甜嘞… …

五月蔷薇(小说)

  一   刚搬过来那会,是个冬天,女人在自家墙角落捣腾一处空地,种上一些花树:有蔷薇、茉莉、夜来香、月季……她说开春这些花会开放。空地被她用石子围成了一个小花圃。冬天寒冷,花树有些种下只有一根光秃的枝干。   我说这些能长出叶子吗?她说会的。   她住在一楼,四十多平米的房子,有一个窄小的天井,打扫得非常干净,里面摆放几盆用塑胶花盆种的花树。闲聊时,她对我 …

迎风翱翔(小说)

  一   又停电了。   偏偏晚上十点钟开始停,这三伏天,正是白天晚上气温一样,屋内屋外没啥区别的时段,夏季最难熬的几天,没空调没电扇,这可咋整?辛涵呆在黑暗里不到十分钟,就感觉着屋内闷热难耐。站起身,先摸索着拉开窗帘推开窗户,然后借着窗外渗进来的一点微弱光线,摸到了屋角的一卷凉席,往腋下一夹,再顺手拿起茶几上的一把扇子和一包香烟、打火机、手机,这才踢里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