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永义张永久《金龟铁甲》相声台词

朱永义:实际相声起源就在北京。

张永久:哦。

朱永义:发祥地是我们天津。

张永久:在天津火的。

朱永义:在旧社会说相声的大部分都是贫苦子弟。

张永久:对,说相声的都是苦孩子出身。

朱永义:穷孩子。

张永久:穷孩子过去。

朱永义:张老师,我跟在座的朋友说可以,说相声贫苦子弟,穷孩子多,您千万千万别这么说。

张永久:我怎么不能这么说呢?

朱永义:哎哟,你们老张家可了不得。

张永久:什么呀。

朱永义:老张家,你们的家族跟他们可不一样,你们家有钱,真的,老张家了不得,你们老张家可以说是世代沾荫,宦门之后。

张永久:我爷爷是太监?

朱永义:谁说的?

张永久:什么叫宦门之后啊?

朱永义:别抬杠,这你抬不过我,你们家原籍在北京对吗?

张永久:没错。

朱永义:是北京吗?

张永久:北京。

朱永义:老原籍北京。

张永久:嗯。

朱永义:想当初在北京城,要提起他祖父来,那可了不得。

张永久:哦。

朱永义:不敢说他祖父在北京城一跺脚京城乱颤,文武百官得敬他三分。

张永久:嚯。

朱永义:你祖父凭他的能耐给你们挣下不少家业。

张永久:有点房产地业什么的。

朱永义:可有一劫啊,你们家财齐人不齐。

张永久:这话怎么说呢?

朱永义:人丁不旺,你父亲,你父亲一脉单传。

张永久:对对对。

朱永义:你爸爸独生子,没错吧。

张永久:对。

朱永义:你爸爸独生子,因为某种原因你爸爸结婚又晚。

张永久:哦。

朱永义:你爸爸十一岁结婚。

张永久:我爸爸小女婿,十一岁结婚?

朱永义:二十一。

张永久:这还差不多。

朱永义:二十一岁结婚,三十一岁有的张老师,十年呐。

张永久:啊。

朱永义:十年见一大胖小子,你爸爸那个疼你啊。

张永久:那当然了。

朱永义:爱你。

张永久:应该。

朱永义:宠着你。

张永久:是。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逐字整理,如有错误请指正。如需整理台词Word完整版,请致电13903005021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公众号获取。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