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屎”是键盘侠通往圣贤的唯一捷径

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
有个段子说,现在的科技真的发达,足不出户都能被千里之外的键盘侠气得脑壳子疼。
键盘侠们最近又干了件妙事,在们的道德攻击之下,景区抬轿子(滑竿)的居然快失业了。
辛辛苦苦攒了几个小钱的游客,要么实在没体力,要么就是想“奢侈腐败”一把,倘若他们乘轿时姿态被拍下发到网络,这些照片将立刻化作撩拨键盘侠道德神经的加藤鹰之指,而这些乘客也将在键盘侠的口诛笔伐中成为有几个臭钱便践踏他人尊严的人中之渣。
于是,靠山吃山的轿夫和两腿酸软的游客犹如活活被拆散的CP,你有情,我有意,无奈键盘侠们盘踞了道德的高地。
除此之外,键盘侠们还提倡雨雪等天气不要点外卖,因为这会增加外卖小哥的工作难度和风险。
可我觉得键盘侠们做得还不够,“侠”毕竟只是“侠”,小角色而已。
键盘侠们不应该满足于“侠”之地位,应该勇敢地向“圣贤”地位冲刺。
那么,如何才能从键盘侠成为键盘圣贤呢?
我觉得唯有“吃屎”才是键盘侠们通往圣贤的唯一捷径。
这又是为什么呢?
胡适曾改编过《西游记》,其中原委或许可以借鉴。
1934年7月,早就对结局不满意的胡适终于动手改编《西游记》了,并刊登在《文学月刊上》。文章题为《<西游记>的第八十一难》,前面还有一段引言:“十年前我曾对鲁迅先生说起《西游记》的第八十一难(九十九回)未免太寒伧了,应该大大的改作,才衬得住这样一部大书。……现在收在这里,请爱读《西游记》的人批评指教。”
意思就是说,胡适觉得原著中师徒落入通天河湿了经书这一难太小儿科,不够刺激和沉重,因此他将第九十九回故事的第八十一难改编如下:
观音菩萨检点灾难簿还缺一难,于是命揭谛传言护送金刚。
金刚将唐僧一行坠落林中。
唐僧师徒不知身在何处,行者腾云探查发现前有大河,河边有高塔,对岸有城镇。
师徒四人奔塔而去。
唐僧的习惯是逢塔就扫,当扫至最上层时已月近中天,他被无边月色和肃穆夜景打动,于是让徒弟下塔守经,自己留在塔顶打坐。
凝神入定后,忽闻空中有人喊他去了解公案,身体不觉飘起随那人到一平阳大地。
落地后他定神四看,“只看见整千整万的异形怪状的鬼怪,也有像人形的,也有兽身人面的,也有完全兽形的,也有一身九头的,大都浑身血污,破头折脚,肢体不全”。
这些鬼怪见唐僧前来,涌起向其索命。
唐僧心惊,同来那人低声耳语:这些是当年妄想吃唐僧肉而死于其徒弟手中的大小妖魔鬼魂,因得罪圣僧被打入恶道不得超生,现今奉地藏王菩萨法旨,来此完结公案。
由于徒弟不在跟前,唐僧一时全没主意。
那人告知此案只能自了,说完又将唐僧起在空中,前后左右一一指点死于取经路上的鬼魂:双叉岭、两山界的老虎,观音院的和尚,白虎岭的白骨精,压龙洞的九尾狐狸,车迟国的虎、鹿、羊大仙,大闹西天的六耳猕猴等,共计五万九千零四十九名。
那人交待完毕后按落云头将唐僧放在石磴上,径自离去。
唐僧回忆往事,望着哀哭的鬼魂,恐惧之心遂化为慈悲不忍。
他想起佛家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慈悲教诲,且此时取经大业已成,于是决意舍身度众。
他给徒弟留下血书遗表后,拔出十七年不曾用过的戒刀割肉惠众。
这些妖魔鬼怪亦被唐僧的大慈悲感动,也不挑肥拣瘦,上前食得一口便纷纷散去。
最后唐僧身上肌肉几乎割尽,只剩头颅和操刀之手。
他见几万饿鬼“吃得起劲,嚼得有味”,内心满足,也不觉得痛苦。
这时空中传来一声“善哉!是真菩萨行!”世界大放光明,鬼魂全无。
唐僧如梦初醒,发现自己兀自坐在塔顶,毫发无损。
正惊疑间,徒弟们上来将他迎下塔,塔下八大金刚齐声贺其夜中“了得西来公案,圆成九九劫数!”
徒弟们不解争问其故,唐僧遂将夜里奇遇告知。
八大金刚见难数已全,再次驾云护持师徒四人东去。
两相比较,原著的第八十一难简直就像是临时凑数,胡适的改编却以佛事阐佛性明佛理,悲壮庄严,是对唐僧乃至全书的升华,算是衬住了这部大书。
胡适为什么要给《西游记》做这样的改编呢?
早在1930年,胡适致信杨杏佛就谈到了自己的大致改编思路,并随即说起改编缘由:
“我受了十余年的骂,从来不怨恨骂我的人。有时他们骂的不中肯,我反替他们着急。有时候他们骂的太过火,反损骂者自己的人格,我更替他们不安。如果骂我而使骂者有益,便是我间接于他有恩了,我自然很情愿挨骂。如果有人说,吃胡适一块肉可以延寿一年半年,我也一定情愿自己割下来送给他,并且祝福他。”
1936年底,苏雪林致信胡适谈及近两年舆论对其的批评时,他在回信中再次表达了同样观点:
“不知为什么,我总不会着急。我总觉得这一班人成不了什么气候。他们用尽方法要挑怒我,我总是‘老僧不见不闻’,总不理他们。你看了我的一篇《<西游记>的第八十一难》没有?(《论学近著》)我对付他们的态度不过如此。”
胡适改编《西游记》主要针对的是唐僧,也正是他自己要践行的奉献精神,即我不入地狱谁入?
当年的民国也是盛产键盘侠,“挨骂”正是胡适日常的奉献之一,而胡适挨骂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他在批评人时总是一副谦谦君子的风范,即便是对痛骂过他的鲁迅,他也能以其特有的胡氏风范待之。
1936年鲁迅逝世后,女作家苏雪林致信蔡元培,大肆攻击鲁迅,言辞颇为恶劣。
12月,胡适致信苏雪林,对此提出了批评:
“我很同情于你的愤慨,但我以为不必攻击其私人行为。鲁迅狺狺攻击我们,其实何损于我们一丝一毫?他已死了,我们尽可以撇开一切小节不谈,专讨论他的思想究竟有些什么,究竟经过几度变迁,究竟他信仰的是什么,否定的是些什么,有些什么是有价值的,有些什么是无价值的。如此批评,一定可以发生效果。余如你上蔡公书中所举 ‘腰缠久已累累’,‘病则谒日医,疗养则欲赴镰仓’……皆不值我辈提及。至于书中所云 ‘诚玷辱士林之衣冠败类,廿五史儒林传所无之奸恶小人’一类字句,未免太动火气 (下半句尤不成话),此是旧文字的恶腔调,我们应该深戒。”
在那个谁骂得狠谁就爱国高光的年代,胡适的行为很容易给人留下和事佬怕得罪人的印象。
然而,正是因为如此,胡适区别于当时纷纷嚷嚷的键盘侠,一跃而成了圣贤般的存在。
我们今天或许不赞同他的一些观点,但胡适坚持公正、独立的态度和奉献精神至少对得起他自己的信仰。
这当然不是说只有胡适的方法才是走向圣贤的唯一途径,胡适只是以胡适的方式践行着唐僧割肉般的圣贤精神而已。
《霸王别姬》里的段小楼骂那些打砸的游行学生说:“一个个都他妈忠臣良将的模样,那日本兵就在城外,打去呀!敢情欺负的还是中国人。”
区别于这种只敢欺负同胞的键盘侠,当年留学日本的陈天华为抗议日本政府颁布的《清国留学生取缔规则》,在日本东京大森海湾愤而蹈海殉国,时年30岁。
尽管极度憎恶,却连所憎者的平民都不伤,陈天华选择以殉国的方式警醒国人,这也是一种舍生取义的圣贤之道吧。
如今的键盘侠又犯了只敢欺负同胞的毛病,这些人还有没有救赎之道呢?
无论胡适还是陈天华,他们的圣贤之路都是用自己的实践攀上道德的高峰。
酷爱占据道德高地的现代键盘侠们,既没有胡适的气度才华,也没有陈天华的英气忠烈……
没办法了,你们喜欢道德,那就给你们“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极致道德体验,只有“吃屎”才是你们通往圣贤的唯一捷径。
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
你们喷坐轿子的人是践踏抬轿人的尊严,你们宣扬雨雪天点外卖是加剧外卖小哥的苦行,按照这个逻辑,农民伯伯种粮食也挺辛苦的……
少吃点粮食显得贡献力度不够大,满足不了键盘侠们的道德追求;绝食又有伤生命,毕竟我们要的是你成为圣贤,而不是先贤。
不用担心口臭问题,毕竟键盘侠们不吃屎的时候也整天喷粪。
因此,也只有吃屎才能让键盘侠们一边活着一边将节约粮食的伟大壮举践行到极致。
(本文完)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吃屎”是键盘侠通往圣贤的唯一捷径」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